編者按
  今年是我省荔枝產量的大年,由於天氣等因素的影響,海南、廣西等地荔枝與廣東荔枝同時間上市,導致我省部分地方荔枝收購價較低,甚至出現滯銷的狀況。
  南方日報記者在多地走訪調查發現,雖然部分地區銷售形勢不容樂觀,但還是有較多地區的荔枝銷售取得了優異的成績,果農收入較往年不降反增。
  經過對兩種截然不同地區的深入比較後發現,我省部分地區的荔枝,在品種和品質、品牌推廣營銷、銷售渠道建設和產業建設與佈局等方面都有亟待轉型升級的空間。為此,南方日報推出《嶺南荔枝該何去何從》系列報道,力圖尋求廣東荔枝轉型升級之道。
  “粵西荔枝爛在地里賣不出去了”、“荔枝只要5毛錢一斤”……近段時間以來,關於我省荔枝滯銷的聲音此起彼伏,經南方日報記者實地調查發現,低價和滯銷的荔枝基本上是低端品種的荔枝,高端品種的荔枝價格雖然有所下降,但在增產的背景下,大多未出現收入減少的情況。
  據瞭解,低端品種的荔枝和高端品種的荔枝在前期投入上基本接近,但是後期售價差別較大,低端品種利潤率相對低不少,在市場中競爭力較弱,銷售稍有不順,就容易出現滯銷的狀況。
  目前,我省每年產出荔枝超過一半都為黑葉、槐枝等低端品種,滯銷傷農現象時有出現,荔枝品種的改良升級以及品質的提升尤為重要,雖然部分地方已經採取措施推進品種品質的提升,但是過程較為艱難而緩慢,亟待更加強力地推進。
  ●南方日報記者 梁文悅 胥柏波 發自高州、從化 本版攝影:梁文悅 策劃統籌:胡念飛
  賣完了還是虧
  在高州,今年種植品種是黑葉、需要請工人採摘的或承包他人果園的荔農基本都是虧損,自己採摘的個體荔農也僅能拿回成本錢
  7月3日,高州市沙田鎮周村,荔農梁權時隔10多天后再次踏入他承包的果園內,只見翠綠的荔枝樹梢仍掛著不少鮮紅的荔枝。梁權告訴記者,整個果園20多畝荔枝幾乎都是黑葉品種,由於價格低賤,他選擇了讓荔枝爛熟在枝頭。
  記者走進果園,首先聞到的是撲鼻而來的果肉腐爛的刺激性氣味,地上佈滿了一層荔枝,這些荔枝或已乾枯變成黃褐色,或剛從枝頭跌落不久帶著深紅色。
  梁權是高州市南塘鎮人,2012年,他以每株果樹每年20元的價格承包了這片以黑葉品種為主的荔枝園。“如果是妃子笑或桂味,一棵樹一年的租金超過100元,太貴了,我承受不起。”梁權說,雖然黑葉這個品種賣不了高價錢,但產量高,如果收購價高於1.5元/斤都是有錢掙的。讓梁權意想不到的是,2014年,黑葉的每斤收購價格低於1.5元,並長期徘徊在幾毛錢之間。
  梁權給記者算了一筆賬,一位工人一天可摘200斤荔枝,薪酬是100元,算上20元租金以及農藥、化肥成本,價格低於1元/斤時,請工人摘去賣比爛在地里虧得更多。
  沙田鎮桃欄村村民陳壽種植了近400株黑葉品種的荔枝樹。他告訴記者,雖然摘了一萬多斤荔枝賣了,基本沒有爛在地里,但由於平均價格僅有0.8元/斤,他又請了工人,最後仍虧損近3000元。
  相比梁權,陳壽又是幸運的,因為他家的荔枝樹除了黑葉這個品種,還有200株是雞嘴荔,“雞嘴荔的收購價是2.8—3元/斤,我共摘了8000斤去賣,如此一來整體還是賺了點錢。”
  “2014年種植品種是黑葉、需要請工人採摘的或承包他人果園的荔農基本都是虧損,自己採摘的個體荔農也僅能拿回成本錢。”高州市水果局局長潘達富說。但他亦表示,當地種植妃子笑、桂味等優良品種的荔農今年仍盈利。
  換了品種就賺錢
  低端荔枝品種價格低的劣勢十多年前就已顯露,為此,各地政府開始了改良品種之路。事實證明,品種升級之後的荔枝更能經受市場的考驗
  據潘達富介紹,目前高州種植的荔枝60%是黑葉,“高州的荔枝是1986年快速發展起來的,黑葉這個品種粗生、高產,1998年之前收購價都維持在7—9元/斤,而且當時妃子笑、桂味等優良品種的產量不穩定,多重原因使得荔農選擇了大量種植黑葉。”
  潘達富告訴記者,其實早在1999年之後,黑葉品質不高、價格偏低的劣勢就已逐漸顯露,並直接影響了荔農的收入,為此高州市政府在2002年就決定引導荔農改良荔枝品種。
  潘達富說,經高州市老促會、水果局和農業局等部門聯合調研,他們決定在沙田鎮桃欄村開展通過嫁接改良荔枝品種試點工作,免費幫村民將黑葉品種嫁接為雞嘴荔。
  陳壽是試點工作的受益者之一。“2002年至今,政府幫我將600株黑葉中的200株嫁接為雞嘴荔,現在,我決定要將剩下的黑葉也嫁接為雞嘴荔。”陳壽說。
  但在10年前,荔枝品種改良工作開展起來並不容易。沙田鎮農業辦公室主任朱朝桂說,由於嫁接後荔枝有3年時間無法結果,加上對嫁接成活率存在疑惑,絕大部分荔農寧願繼續種植價格低廉的黑葉也不願意改良品種。
  潘達富告訴記者,2002年至今,高州市政府已經耗資超過100萬元,幫助和引導荔農改良品種超過5萬畝,這使得黑葉品種占高州荔枝的比例從10年前的71%降至現今的60%。
  和高州類似,作為荔枝重要產地的廣州從化也面臨著荔枝品種升級的問題。早年間,從化種植的荔枝超過80%都是低端品種槐枝,銷售價格也只有1.5—2元/斤,極易受到市場衝擊而出現傷農的情況。
  據從化市農業局副局長黎均介紹,10年前從化就開始推進荔枝改換品種的工作,目前槐枝的種植面積下降了1/4,取而代之的是桂味、糯米糍等高端品種,同時還將低窪地、水田裡低品質的槐枝淘汰,移植到山坡上,提高槐枝的品質,進一步延後槐枝的成熟時間。
  由於提前佈局,面臨今年洶涌的市場行情,雖然桂味、糯米糍上市時間和其他地區荔枝撞車,但憑藉高品質依然能夠保持5元/斤左右的收購價,果農依然在賺錢。
  升級還需加力
  廣東是荔枝產量大省,但和廣西、海南相比,在種植示範基地建設上還落後較多,應花大力氣在主產地建大型種植示範基地,帶動農戶轉型
  儘管高州和從化在改良荔枝品種方面進行了10多年的探索,並投入巨額的資金和人力物力,但如何快速改良現存幾十萬畝低端品種荔枝仍是一道難題。
  橫在改良荔枝品種工作面前最大的難題是土地碎片化。
  “高州這邊不同的山嶺土壤肥瘦不一,出於公平考慮,當初劃分到農戶時是採取每個山頭都按照戶數來平分的方式,這導致農民的荔枝分佈在多個山頭,大片的有幾十株果樹,小片的只有幾株,有些人家的果園是寬只有1米長幾十米的長條狀。這導致一個問題,如果你家的果樹嫁接了,旁邊不嫁接的果樹會快速生長並遮擋你家果樹,曬不到太陽後嫁接的果樹難以生長。”潘達富說。
  地少人多的從化也面臨同樣困境,過度碎片化的果園對品種升級和品質提升造成了很大的阻礙。
  另一方面,部分農戶不願放棄眼前的利益,拒絕通過嫁接改良品種,守舊的觀念妨礙了工作的推進。
  高州沙田鎮桃欄村村民陳英賢就遇到了類似情況,他家300株荔枝樹分佈在5個地方,最小一片僅有8株果樹,“300株我已經改了200株,部分還沒改的就是因為旁邊的村民不肯改,我的一改就會受影響。”
  陳壽和陳英賢告訴記者,由於今年比往年都更明顯地體驗到改良荔枝品種的好處,接下來他們哪怕自己掏錢也要把剩下的黑葉嫁接為雞嘴荔或其他優良品種。而和他們持有同樣想法的村民占了大多數,“很多人都打聽還有沒有政府免費幫忙嫁接的事”。
  對於目前我省荔枝中低端品種較多的情況,廣東荔枝產業協會會長薛子光認為,相較於廣西和海南動輒上萬畝的種植示範基地,廣東在這方面有較大缺失,作為占全國荔枝產量一半的廣東,應該花大力氣在各荔枝主要產地建立大型的種植示範基地,用最適合當地的種植方式種植當地最適合的品種,以此帶動當地農戶的轉型,“光說是沒用的,做下去了他們才會跟著來”。薛子光還提醒:“不要什麼品種好賣就種什麼品種,還是應該著眼長遠,選擇果品最佳最適合當地的品種,大家一哄而上,到時又會產量過剩了。”  (原標題:升級品種品質解決賣果難)
創作者介紹

lvtqodvvehhg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