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來當住宅市場遭遇限購限貸困境之時,住宅投資市場也變得日漸蕭條。與住宅市場相比,商鋪、寫字樓等商業地產的投資政策相對寬鬆,投資者逐漸將眼光移至此處。然而鄭州商業地產在供需方面卻存在著極大的矛盾,此時急需一場緩解矛盾的“春雨”搭建起供需之間的有效溝通平臺。
  □東方今報記者 李少偉/文 張培方/圖
  【現狀】
  城市框架拉大 商業緩慢跟進
  北移東擴,西進南下。如眾人所見,鄭州各區都在進行著一場讓城市發展改頭換面的“攻堅戰”。在鄭州這片日新月異的熱土上,隨處可見正在興起的工地和拔地而起的樓盤。但與之不匹配的是,目前鄭州大部分區域的商業配套仍相對缺乏或落後。社區商業發展不足,鄭州市民的消費也備受影響。
  家住鄭州北區的高先生對此體會頗深。大學畢業後他來到鄭州工作,由於資金有限,他在鄭州國基路附近租住了一套小居室。平常上班坐車還算便利,但若周末想去購物或是和好友聚會,就會覺得不夠方便了。
  在鄭州國基路附近,記者觀察發現,周邊雖然有幾個大型小區,但商業配套目前仍顯匱乏。與高先生體會相近的,還有目前家住鄭州高新技術開發區的石先生,近幾年高新技術開發區內常住人口逐漸增多,2013年大盤萬科城也在高新技術開發區落戶。但目前此區域的商業配套設施仍在興建中,大賣場或是綜合購物中心極為缺乏。
  當市民急切呼喚商業配套的同時,想要投資商業地產的人士同樣急需更多資源。在現如今商業發展不均衡的情況下,難尋合適房源的矛盾日漸凸顯。
  【需求】
  拆二代、大媽齊聚 投資需求增加
  當住宅投資市場遭遇“嚴寒”,商業地產市場則出現了更多的機遇。在中原經濟區的大手筆規划下,鄭州商業迎來了巨大的發展空間,投資商業地產的人逐漸增多。
  家住鄭州的陳先生近日在考慮購置一套商鋪。他告訴記者,自己原本住在城中村,但隨著城中村的拆遷改造,他家獲得了一筆數額不菲的拆遷補償費,於是一家人商量決定購置幾套商鋪作為投資。“一套用於自己開個小店,其他幾套租出去。這樣平常做點生意,再收收租金,也能過得比較滋潤”。
  當陳先生四處尋找合適商鋪時,家住鄭州西區的高女士正在為孩子和老公戶口的事兒忙活。她家所在的城中村即將拆遷。“獲得補償費用後,我打算先買輛車,剩下的錢則打算買幾套公寓將來租出去。”高女士同樣選擇將補償金用於投資,“銀行存款利率低,現在商品住宅又限購,而外來人口還在不斷增多,租房的人肯定越來越多,所以投資公寓錯不了。”
  城中村拆遷改造造就的“富翁”不在少數,而他們中的多數在“一夜暴富”之後,通常會選擇將這部分錢用來投資理財,讓錢“生”錢。隨著投資理財意識的提升,商業地產也逐漸成為投資者青睞的產品。
  提及投資理財,人們總會聯想到2013年叱吒風雲的“中國大媽”,這些生活無憂,手中有著不少閑錢的大媽總會三五成群地結伴而行,扎堆兒投資。其實在大媽們抄底黃金之前,就已經進入房地產市場。從住宅投資到抄底黃金,從比特幣到商鋪,大媽們已成為投資賺錢的另類風向標。
  據業內人士爆料,2013年上半年在鄭州某樓盤開盤現場,一位其貌不揚、身份頗為神秘的大媽手一揮,便購置了10套該樓盤的住宅。這讓在場人士頗為震驚,然而當今年住宅遭遇限購限貸之困時,大媽們似乎淡出了住宅投資市場,而她們矯健的身姿卻出現在了商鋪開盤選購的現場。
  中國大媽和拆二代,是眾多投資者中頗具代表性的兩類人群,但通過這兩類人群我們看到的共同現象,便是目前人們對於商業地產的高度關註和投資熱度。當人們將投資熱情轉往商業地產之時,鄭州的商業地產庫存究竟能否承受得了扎堆兒而來的消費者?
  【供應】
  商業地產供應不平衡
  供需矛盾凸顯
  據克爾瑞公佈的數據顯示,4月份鄭州商業地產供求比為0.47,商業供應主要由新蒲廣場、鄭州萬達中心等社區底商為支撐。
  但在鄭州,人們對商鋪的投資需求日益增多,眾多地產開發商也在開發樓盤之餘紛紛涉足商業地產領域。而諸多大型城市綜合體的興建,則在一定程度上增加了商鋪和寫字樓的供應量。儘管商鋪的供應量在持續增加,但大多商鋪目前仍處於在建狀態,無法滿足人們現鋪投資的需求。據克爾瑞發佈的4月數據顯示,鄭州商業地產成交均價為23226元/㎡。而在走訪中記者瞭解到,諸如花園路、火車站等地段較好的商鋪價格則更高。同樣作為商業地產,同等地段的寫字樓價格卻遠遠低於商鋪,甚至有些寫字樓的價格要比住宅低許多,價格倒掛的現象時有出現。
  從鄭東新區CBD到高鐵商圈,從高新技術開發區到龍子湖畔未來商務區,鄭州的寫字樓市場在2013年經歷了前所未有的巨大發展。克爾瑞4月房地產市場月報數據顯示,4月鄭州辦公市場的成交均價為11679元/㎡,辦公存量237.24萬㎡,辦公物業處於供過於求的狀態。
  但從長遠看來,在中原經濟區的戰略發展規划下,鄭州的城市發展有著巨大的前景。當沿海產業逐漸往中部轉移,當鄭州航空港區發展日新月異,人們對於寫字樓的未來市場存在著別樣的猜測。
  狄更斯在《雙城記》中曾說過“這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一個最壞的時代”。對於目光長遠者來說,鄭州的寫字樓投資市場是一個最好的時代,較大的庫存,較低的價格,寫字樓市場不可估量的發展前景,這對於任何投資者來說都是一個絕佳的投資時期。
  隨著城市的發展,底商越來越多一鍵分享到【網絡編輯:鄭國鋒】【打印】【頂部】【關閉】
     (原標題:好商鋪難求 急需搭起供需平臺)
創作者介紹

lvtqodvvehhg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